好久沒有人問我,是否想念台北?

剛回到花蓮時,這個問題經常出現在耳邊,問久了,心中逐漸累積出一個答案,而那擬好的回覆詞,總在不假思索中脫口而出,不外乎:想念自由、懷念美食、遙想友誼情濃....。

前陣子美國回來的二堂姊就在溫馨飯局裡,又拋出了這個即熟悉又陌生的問句。現場有長輩在場,為求「自保」,不讓問答又再度發酵,(預設古爸和古媽會很介意此回答),所以我草草的抓了一個安全牌的答案來搪塞:「常看介紹台北美食時,就會很想念。」

也許洞察到我的回答很馬虎的二姊,馬上用鼻孔噴出了一聲「哼!」,又道:「美食,又不一定要去台北才有得吃。」

是啊!但其實背後的隱藏答案還有:

「一同吃飯的人,不同了。」

「連呼吸的空氣氛圍也差多了。」

「再也不能想聊到幾點就聊到幾點,想續攤就續攤,基本連回家的時間都受限了,中原標準門禁:『嗶~九點整。』一旦超過,不免一頓啐念。」


說實在的,回到花蓮後,連戴上隱形眼鏡的次數也寥寥可數,「打扮?」似乎離我越來越遠,什麼是眼線液?什麼是睫毛膏?現在,說好聽一點是走樸實路線,說實在一點是個十足拉塌女的自棄風格。

前陣子,父母盯得緊,我覺得連洗澡這等芝麻蒜皮兒的小事,都可鬧得大動肝火;每每薪水存到一定的數額,就被自動拿去定存,我只有被告知的份兒,想買什麼高單價的商品,除了等下回發薪餉才有可能實現之。當然連房間整不整齊、被子是否疊好、家事做得是否勤快,都能扯到,婚後的婆媳關係會如何的惡劣與被流言傳誦得如何悽慘....

我越來越覺得住在家裡的自己,有種枯萎的趨勢,無力感充斥於生活裡的每分每秒,才發現我真的很想念台北的自由空氣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