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一個老師不難。

當一個好老師,很難。

當一個沒有人會說三道四的老師,無比難。

我,最近計畫要放棄當老師,想換成另一種型式為社會服務,暫時想遠離吃營養午餐的童言童語世界。

今天發生了一件讓人奇摩子很差的事,上週四我和一名拖欠罰抄課本已近一個月的同學假笑,下了重話要本週一收到至少三篇的課文內容,否則後果會如何?連我自己也不知道,大概不外乎是加重罰則或是哭他爹喊他娘的告發他的惡行,希望來個多管齊下,轟炸他到後悔投胎遇到我,惹到老娘算你上輩子沒燒好香。

時間是發生在五月六日星期一的第三節健康課,假笑小羊在課堂上幾乎是聊開了,只差沒泡茶配零嘴,嚴重影響上課秩序仍不自知,白目的死樣子怎會不點燃我頭頂五斗火呢?於是請這二個哥倆好一起起立反省,上課不應該隨意聊天的壞習慣,結果:照聊不誤,還加動作,十分精彩可期,所以詢問他們是否要上台演出,秉持著: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精神力邀他們,結果,被拒絕後仍不得安寧,續集仍是開懷的大聊,氣到快噴火的咕咕,於是使出殺手澗,預告這二個天兵:「等一下的下課請來找老師來個下課的近距離約會。」

下課鐘聲響起,看到孩子們一哄而散,假笑小羊似乎想要看看我這個見忘老師是否還記得剛剛的約定,遲遲不肯走到講台邊,於是我再度開啟麥克風呼喚他們前來赴約,他倆有志一同的用極緩慢的速度爬行到我身邊,我在一陣啐啐念之後,發下懿旨:「健康課本56、57今天上的二頁,抄一遍給我,今天放學前交。」

深知孩子有太深重的遺忘基因和賴皮本性,故又再追加:「今天交給老師只要抄一篇,明天交的話就要變成十遍了哦!你們要抄幾篇?」

假笑小羊十分聰穎:「一遍。」

咕咕:「好聰明,那老師就在圖書館等你們交過來哦!請你們利用下課時間抄,不要被我看到或聽其他老師說你們在其他課時抄課文(聽英文老師說:假笑在這方面是有案底的,不得不防啊!)可以嗎?」

假笑小羊:「可以。」

放學前的每節下課,我不停的提醒(追捕)這二個天兵,小羊在下午第一節課下課就衝到圖書館交給我,假笑則是貪玩且狡猾,我多次警告要他快點回教室抄寫,卻在每一次轉身後,他就忘光光衝去玩。

當然,當天我沒有收到假笑的抄寫部份,隔天我也沒有收到,一直過了快一個月,每次見到每次催,他還是當成耳邊風,管你是誰?老子玩最大~

一週過後,我仍沒收到。

課堂後我叫他過來,他說十遍太多了,他抄不完,可否分開抄給我呢?

我答應了,就依照他的要求分成三、三、三,他以為我不知道3+3+3=9,不等於十,還轉轉眼珠想試探我說抄三三三篇就可以了嗎?我覺得很無奈,只好告訴他不要偷懶十遍就是十遍,哪一次要多抄一遍交出四遍,順序隨他安排。

回到座位上,假笑開始認命抄寫,我也為了要讓他定下心不要落跑,於是在他們教室罰站守著,結果假笑又來到講台前問:「老師,很多耶!我一定抄不完的,我可以改用背的嗎?」

我氣極了,本來簡簡單單的一遍,被你的惰性搞得變十遍,又還要殺價分期付款,我都答應了,現下又要來改成用背的,你以為你是誰啊?就算你是天皇老子我也不肯,氣氣氣~!

而後,上課鐘聲響起,我又不得不放下一切,趕向其他班級上課。

一直到上週一我終於受不了,把他再叫過來,請他把欠我的部份清清楚楚將來龍去脈,再度認真肯定的再重述一遍,希望能讓他明白,我真的很認真且在乎,不要想逃避。

他卻告訴我:「他在安親班的功課很多,要寫很多評量作業,所以沒空可以寫。」

咕咕:「好,在安親班不能寫是不是,那在學校那麼多節下課總可以寫吧!」

咕咕:「你告訴我,今天的每一節下課你在做什麼?沒有交代清楚,今天我就陪你陪到你想到為止。」

假笑:「第一節下課去玩,第二節下課和大嗓吵架後我追他,然後跌倒受傷去保健室,第三節課去玩......」

咕咕:「所以你有自己找時間把這些課文完成嗎?沒有嘛!!!!!~還要怪到安親班去,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,今天回去到下週一有五天的時間,至少抄三遍給我,不然就要去訓導處抄,而且變成二十遍。」

週一到了,假笑交給我三遍,還附加假笑爸的親筆意見回覆,紙張後面寫著:

老師,您好:
是家長要求孩子,只要罰寫三遍,已達到處罰的意義,今後將加強他的行為。謝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長:假笑爸上

假笑就有恃無恐的拿出老爸祭出的免死金牌、尚方寶劍,冠冕堂皇的宣讀著:「我爸說只要寫三遍就好了。」

我的心碎了,很難過的,哭不出來,覺得難怪你的兒子教成這樣,原來如此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