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前提過多次,於一所三處室合一辦公室的中小型學校裡,雖為一代課老師仍無法給我們一處名喚辦公室的落腳處,只得到圖書館裡稍事歇息、備課、改作業,利用的也是圖書館裡現有的桌椅,來來往往的學生,初不識者還以為我們是負責借還書的義工媽媽哩。

這樣的情況,經過上半學年的洗禮、強迫適應後,我也不覺難受或不合理了,因為這也只是暫時之棲所,就隨機應變、隨遇而安吧!

直到前幾天,突然美好的午休時段,險些流口水的甜美睡夢中,聽到一陣腳步聲漸漸接近入口,驚醒的我快快收起仰天長嘯之睡姿,拉回翹在另一個滾輪式座椅上的肥腿,整理一下披在身上的灰色大外套(很重視形象),進來的是學校的阿瘦老師,一開口本以為是些寒暄的禮貌性問候,想說應付一下我就要另換姿式倒頭再睡。

沒想到,他卻說:「妳這樣睡,真的很像"流浪漢"耶。」

我的腦子突然當機,ㄟㄟㄟ~到底有沒有同事愛,或是連小小的同情心都泯滅啦!而且又不是我們願意這樣子!唉~

不敢得罪人的卒仔咕,只得邊乾笑邊回:「沒辦法啊!我們就只有這樣可以休息。」

沒想到阿瘦居然在整理各校美術比賽作品時,平淡地說了一句話,讓我這個黃花大閨女聽了有點智障兼想歪,他說:「不然你可以去我那裡睡啊!」(是我太飢渴了嗎?噗~)

一面臉紅一面整理外套,趕忙拒絕說:「我們都習慣這裡了,謝謝。」連忙,死命的趴好,不要讓自己被發現亂發花痴亂臉紅,糗。

我是不是太三八了。



今天中午放學時,我懶得提著外套走到停車場,沒錯就是午休用的那件大灰外套,所以在離開圖書館時,就先把外套穿上等會騎車好檔風,沒想到在全付武裝步行途中,被一個直言不誨的五年級導師遠遠的就提高聲調說:「古老師,你這身裝扮,真的好像流浪漢啊!」害我差點腿軟摔得狗吃屎。心想,怎麼又來了。是哪一點像!!!!!!

她說外套太大,就是極度不合身,色調又灰灰黑黑的,簡單來說:「有種髒的感覺!」遠遠一看,是很符合流浪漢的一貫刻板印象,再加上我的步伐有些緩慢,就更切合此類風格啦!(我真的無言!難道要愛水不怕流鼻水?我沒有那麼愛水,且免疫系統沒有那麼壯!~嘻)

綜合以上,原來我不但是流浪教師,還是流浪漢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