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鄉下的美髮店裡,燙著大波浪風情萬種的女老闆何金玉,踩著妸娜多姿的腳步,腳上的高跟涼鞋好似一雙芭蕾舞鞋,塗上豔紅色的腳指甲,奪目搶眼的赤色,配上各色優雅洋裝,在每一步動靜間,十分讓人屏息以待下個姿態。

忙碌地穿梭在三四個客人間,一會兒精熟地將座位上的一名女客人阿美的及肩中長髮,轉眼間,全數抓滿了細緻的白色泡泡,絕不會流下任何一滴多餘的水份,影響客人的衣著與談天說地的心情,還能一同與阿美數落著「老公們」的不體貼與自私,在金玉姨朱紅色的修剪得宜的修長指甲,極富律動的抓揉下,刷刷刷~,阿美的臉上漾出短暫的幸福感。接著請客人到沖頭髮的專業躺椅上準備洗去泡沫,金玉姨這次有人贊助而新採買的躺椅,汰換掉之前那個已有些破損的躺椅,整體結構以銀色金屬為基底,上頭有咖啡色真皮的躺墊,真皮的味道在撕開外包塑膠袋的那天,溢滿了整個美髮院。

一會又推起她那堆滿各色用具的工作車,走向另一名幹練女性客人王課長,仔細地與她談論稍後的步驟並精確地估算,這回要修剪多長的量,才能電燙出俐落有緻的造型,兩層的工作推車上的各色各種大小的捲子,有大紅色、螢光綠、粉紅色、青綠色,及許多不同功能寬度的梳子,也曾看過金玉姨拿起寬大的單面鐵梳打著不聽話的女兒玲玲,一聲聲梳子與玲玲的手臂、大腿、後背碰撞出來的悶聲,嘣嘣嘣~有些可怕。

一會兒電話鈴鈴鈴刺耳的響起,玲玲化身為小幫手,先當起接線生,不讓來電的人久等,金玉姨快速地稍微清洗一下手掌,玲玲軟嫰的聲音喚著媽媽:「媽媽,爸爸打電話回來。」金玉姨隨即接起,匆匆說了些話,臉上沒有太多表情,嗯嗯嗯的~只是些應付的單音節,不帶任何起伏音調、語氣的回應,和剛剛滿場信心與關懷飛揚的金玉姨好不相同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暑假某日蟬聲唧唧唧不絕於耳的昏熱下午,用完餐後,好動的小亭去找安靜的玲玲玩,一同坐在電視前的小臥榻,是玲玲家的美容院兼客廳,聽到金玉姨在屋裡正在收拾碗盤的聲音,又聽到她在裡頭稍大的聲調問喊著:「小亭啊!!要不要吃水果?」此刻,外頭走進一名男子,是溫叔叔耶!溫叔叔打招呼後便走進了屋裡,小亭和玲玲在新躺椅上玩得正開心,模仿著金玉姨的工作動作,屋裡似乎傳出男女嬉鬧的笑聲,呵呵~小亭和玲玲傻呼呼地想著:「溫叔叔和金玉姨的感情和我們一樣好耶!真棒!!」

小亭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,就會在中午用餐或傍晚後就看到溫叔叔去找金玉姨,也許只是來吃飯吧?或者,他很關心金玉姨吧?不然,就是想來找金玉姨聊天或玩吧?!嗯~一定是這樣的!

溫叔叔很愛穿各種襯衫配西裝褲,他有一點快禿的頭頂,旁邊的頭髮倒是留得頗長的,略為浮腫的雙眼,身高不算高,長得實在沒有班上的陳品昱還帥,剛開始我真的不是很喜歡溫叔叔,但金玉姨好像很喜歡溫叔叔來找他,那看在金玉姨對我那麼好的份上,我也分一點點心喜歡溫叔叔好了,而且,說不一定溫叔叔下次會拿給玲玲的日本巧克力給我吃幾個,那就更棒囉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哇~玲玲的爸爸回來了,聽說他是個職業軍人,總是要過一段時間才會回家,難怪平常都沒有看到玲玲的爸爸過,玲玲的爸爸聲音很怪,有一點點尖尖的,鼻音很重,長得很斯文白淨,讓小亭聯想到電視上演古裝劇裡的太監一樣,聲音很奇怪,和一般的大人不一樣,至少和家裡的阿公、伯伯、爸爸都不太一樣?!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

好奇怪哦!幾乎每次玲玲爸爸回來都在和金玉姨吵架耶!好可怕哦!不知道玲玲過得好嗎?我很少看到金玉姨會那麼凶、那麼大聲,聽到玲玲爸爸的聲音比平常更尖更細了,好像二個女人在吵架哦!等一下不會開始抓頭髮拉衣服了吧?上次李阿姨和張阿姨就在大街上打起來,真的好精彩又好看,但她們又不是小朋友,這樣打架吵架好像都會被當笑話來看,變成村子裡的八卦,疑~還是要小心一點。

上次,在客廳找不到玲玲,小亭跑去屋裡去找,剛好看到溫叔叔從金玉姨的房間走出來,他的頭撞到金玉姨門框上的珠串裝飾,叮叮噹噹的聲響,小亭被嚇到,在小小的走道上,進退兩難,頭低低地等溫叔叔離開,呼~疑?溫叔叔怎麼去金玉姨的房間?是去睡覺嗎?他為什麼不回自己的房間睡呢?溫叔叔的太太不會在家等他回家嗎?好奇怪哦~真的好奇怪哦!

金玉姨懷孕了!!小亭聽媽媽說,玲玲是金玉姨領養的,小宏是金玉姨花十萬買來的兒子,現在懷這個大概是別人的種....。小亭聽得似非懂,什麼是領養?為什麼小孩子要用買的?....但是,現在金玉姨自己懷了小孩,那不是一件很值得慶祝、祝福的好事嗎?是吧?!小亭知道的那天晚上,和玲玲一起期待小妹妹的到來。

小亭的爸爸媽媽很不喜歡小亭去玲玲家,總是好聲好氣或語帶告誡的耳提面命著小亭,年紀太小的小亭聽不懂父母背後的擔憂,只記得她的友誼萬歲,是故,小亭不肯接受,還是幾乎天天去報到。終於,娃娃從醫院抱回來那天,小亭在睡前想著:小妹妹,是個好可愛的女娃娃唷!她在心底暗暗地為金玉阿姨感到開心,她擁有自己「親生」的孩子了,耶耶耶!玲玲的爸爸也應該會很開心吧!不用再去領養或去買小孩,是自己從肚子裡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來的親骨肉啊!

等到娃娃越長越大,有一天,小亭聽到媽媽和隔壁黃阿姨聊天。

媽媽說:「那個小的一看就知道是溫桑的孩子嘛!」

黃阿姨:「唉唷!她那個老公是太監雞啊!哪裡生得出孩子?!聽他的聲音也知道!」

小亭心底冒出了許多問題:

什麼???娃娃是溫叔叔的孩子???為什麼???

那玲玲爸爸會不會又回來和金玉阿姨吵架?

那娃娃會不會被丟掉?

那溫叔叔會不會被抓到警察局?

那玲玲和小宏會不會覺得很害怕???....

為什麼會這樣呢?為什麼大人都知道好多事呢?好奇怪哦!真的好神奇唷~......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