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左十歲時,哥哥為了救一隻衝到路面的幼犬,被車子撞成了重傷。


左腿大腿骨折,左胸肋骨斷了二根,左肩著地,母親上週買的新衣,這時成了破布般,與粗糙的柏油路面做最折磨的接觸。


毛茸茸的幼犬被哥哥堅定且溫柔的抱在他細瘦的手臂中,一點傷都沒有,一眼澄明、無辜,似乎不曉得方才經歷了一場與死神交手的險境。



刺耳的煞車聲,尖銳的聲音一陣陣迴盪在人口稀少的小村落,強烈的撞擊聲,震撼了一草一木,數隻烏鴉從一旁的枝椏上,一同展翅齊飛,嘎嘎嘎嘎.....,不絕於耳。


一個匆忙神色的身著泛黃汗衫的男人,匆匆放下農務,率先衝到產業道路上,尋聲而去。


一聲撼動天地的虎嘯:「快叫救護車!有孩子被撞到了。快~快~~~」





小農村與世無爭,醫療設備更是貧乏。平時村民自行到西藥房買些成藥,感冒藥、腸胃藥幾乎是家家自備的基本配備。即便有了傷口也多半買紅藥水、紫藥水、雙氧水來自行敷藥包紮,每個人都練就了一身照護自己與家人的好本事。但遇到此等車禍的大事,誰也不夠專業、不敢插手。



七月的天候,柏油路面溫度高得燙人,男孩身上的傷痛在驚嚇過後,一一浮現,一聲一聲的疼痛哭叫聲,跪坐在身旁無能為力的母親,撲簌簌的淚,就好像春季的綿雨般──無止盡。




在產業道路上,焦急的村民們,看到好不容易經過的車子,就急切的想攔下,在救護車趕到之前,看看是否能及早將這一身是血的孩子,火速的送往醫院。



一台貨車來了,不行!後頭滿是貨物,實在空不出位子了。


一台計程車來了,不載!司機先生滿頭大汗的連忙表示,他知道很危急,但如果人不幸

死在車上,那就太不吉利了。


又來一台貨車,是阿吉叔打電話托朋友開來幫忙的,太好了!焦急的母親,終於見到一線曙光,欣慰的流下感激的淚水。



這時,等了近四十分鐘,大家正在想辦法移動男孩時,男孩痛得大聲呼救,當眾人束手無策的同時,痛得幾近昏厥的男孩,終於等到從鄰鎮姍姍來遲的救護車。週末時段,醫院裡的主治醫生休假去了,只得派出的經驗不足的實習醫生,和剛畢業沒多久的護士。


男孩胸口是開放性骨折,大量湧出的豔紅鮮血,由母親接下鄰居送來的各式布料含著淚,壓著,本來以為等到醫生護士就可以接手,給予孩子更專業的照顧,沒想到臉色蒼白的護士卻說:「這樣的傷口,我不會止血。」

而實習醫生也被這等大事件嚇傻了,腦子一片空白。



村民們被這等醫療品質氣得想拿出農具,群起抗議,但人命當頭,只得忍氣吞聲,一群人笨手笨腳的將孩子移至救護車上,目送那個遲到四十分鐘的救護車,再度響起警示鳴聲,快速的離開這個小農村,村民們看著地面上半乾的血跡,心有餘悸地祈求送到醫院讓更有經驗的醫生來診療。


眾人向天誠心膜拜著:「老天保佑孩子能撐過這一關」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