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,我和古爸有些鬧得不愉快。

美國回來的堂姊,因路程遙遠怕趕不及回程的飛機,於是折衷要在花蓮市與其他在花蓮的家人見面聚會。怕麻煩古媽又要費心準備餐點,堂姊與姊夫決定大伙到餐廳飽餐一頓,應可皆大歡喜。

但,一切本來計畫好的事,被節省一哥古爸全然推翻,讓本人十分不爽。

昨晚,我和古爸提起堂姊要我訂餐廳一事,整晚我在網路上忙碌的搜尋,由於選擇上受限,配合奶奶中式餐點的口味及堂姊沒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,讓本來對在花蓮吃合菜的餐廳不甚瞭解的我,彷彿上演咕咕式的尋找餐廳迷"網"記。

找找找......嗯~這間看起來不錯,但距離步行可能要三十分鐘左右,算了。

找找找.....嗯~這間看起來很讚,但店家只提供簡餐,不成。

找找找.....嗯~這間看起來不賴,但這家是供應素食餐點,剛好我們不吃素,不行。

找找找.....嗯~這間看起來還行,但「百元熱炒」可能不太適合姊夫的要求:好一點的餐廳,當然--免了。

找到眼睛快脫窗前,我下樓喝口水換換心情,把在找餐廳的消息告訴了爸媽。

古爸馬上激動的說:「為什麼要去外頭吃,在家裡叫你媽做豐盛一點就好了。省錢又衛生。」

咕咕:「二姊說不想麻煩媽媽,所以請我訂餐廳了。」

古爸:「餐廳訂好了嗎?」

咕咕:「還在找。」

古爸:「不用找了,在家裡吃就好。人家來花蓮,我們是主人,怎麼會讓人請吃飯呢?」

咕咕:「那是做晚輩的心意,去吃就好了嘛!」

古爸:「沒有讓客人付錢的道理,如果去餐廳吃,最後還是要我們來付,花大錢講排場的,不如叫你媽媽煮,在家裡吃。」

咕咕:「人家就說要請客了,是人家的心意,你真的很奇怪內!」

古爸:「現在錢很難賺,要省一點,我也不想吃個飯還要『欠人情』,在家吃就好了。」

咕咕:「家裡那麼小,要擠八個人來吃飯,你不覺得擠,我和阿弟可能要跪在旁邊吃了。如果真的要在家裡吃,你自己去和二姊講。」(火大ing)

吃一個飯,說在家吃衛生點,我接受;說在外面吃比較貴,我理解。但,被晚輩請客就是欠人「人情」,也未免也想太多了吧!(難怪我會變成今天這樣的個性,是有跡可循的。重申一遍,家庭教育真的很重要,影響力無遠弗界。)

今天,我們終於私下(不理古爸的情況下)拍定案,訂堂姊的下塌飯店吃飯,距離近、心意不變、也有達到「好一點的餐廳的要求」,當然,也讓古媽休息一晚,免於油煙的勞苦,萬分感謝。

另外,如果明天要去吃飯時,古爸還在一邊機機歪歪,我決定了,一面支開古媽和古小弟,一面和他攤牌(抱著他的大腿說道):「親愛的父親大人,您在家等著,不孝女兒幫你先去試吃統帥飯店的吧費,如果夠衛生、無毒、沒有鬧肚子,就會把菜尾打包回來,並放在肚皮上持續保溫著,再帶回來給您享用。在此之前,鍋子裡的蛋炒飯,您先湊合著先行大快朵頤一番吧!等著~~~女兒會盡快趕回家裡的。親愛的爸爸。」

希望這齣泡沫劇不會派上用場,拜託拜託~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