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時候開始,我也學會了禱告?



睡前若沒有過於耗費體力的纏綿,
你會帶領著我,認識你的主,你的神,你的心靈世界。

冬天時,室內氣溫若是過低,
我賴皮嚷嚷著:『哈尼~好冷哦!今天可不可以不要禱告?』
你總是體貼地用你的大手溫暖了我的手後說:『哪~現在溫和了點沒?一起禱告吧!』
用著被你的手煨暖的手,向你的主祈求著,能否一直那麼幸福下去直到永遠。
滿心甜蜜地被你捧在手掌心裡,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女人....

過了數個秋冬,
有許多許多說得出口、說不出口的理由---不斷日積月累,
今年冬天,
我們終於宣告手分手,
即使有多少不甘與不捨,
仍敵不過二人利用一個冬季難得的天晴日做出的理智決議。
那天,天很藍,心很藍,眼及一切也都是藍的。
你穿著淺藍直條紋的襯衫,
搭著我和你一起去挑的安哥拉羊毛的米黃色背心,
身上灑著你最愛的淡香水DKNY Be Delicious ,
下半身配上裁剪合宜的Cucci去年當季的深灰色西裝褲,
一步一步沈穩的步伐,
啊!是那雙泡麵Cucci鞋----我花了一個多月,幾乎要餐餐吃泡麵,用省下的錢,忍痛買下的鞋啊!
就為了想祝你7月7日生日快樂!

看著你像個沒事人一樣的走進我們熱戀時最愛待的老地方----Starbucks Coffee
有著我們許多共同的回憶,
有我聞得好習慣好習慣的你的味道,
有我一個眼神就能猜出我在想什麼、要什麼的好默契。

有個比我還照顧、關心我身體健康的人,
到Starbucks總要叮嚀店員幫我加很多很多牛奶的latta,加點著double cheese的美味蛋糕,
以免我等一回兒又犯胃病。

有個在我冷時,
馬上脫下溫暖外套幫我披上,而自己隔天發燒不能上班的笨男人。

等你坐好,點好你愛的熱焦糖瑪奇朵後,
靜靜地端詳著與一個月前全然不同的清爽感,
你走出來了嗎?我問。
嗯!~時間會是很好的解藥,工作是我現在的重心,嗯......下個月....公司調派我去美國。他回。
美國,遠程距離的魔力,也是失戀的解藥之一。
我不愛旅行,那種屬於流浪的細胞我少之又少。
你會回來嗎?我問。(心中暗藏著另一問:還有繼續的可能嗎?)
你淡淡的搖頭說:還沒確定,也許不會了吧!(我心中暗想:是想徹底的擺脫我吧!連見面都不要了嗎?連朋友都做不成吧!)

美國啊~美國~
也許,你會離你的神近一些吧!我安慰著自己。
我拍拍裙擺,祝福你:希望這趟過去,你能過得更好。
又補了一句:如果遇到了好對象,請寄張帖子或捎個消息給我。愛逞強的我勉強的說著。
於是淚水再也止不住,
我快速拿起包包,推開些微沈重的玻璃門,
連珍重再見也來不及說,
就匆匆離去。---再見~

今天我又跪坐在床沿,
十指交扣,
挺直腰背,
平心靜氣地,
始展開漫長的禱告,
你的主?我的主?
你的神?我的神?
再去爭論這些就和釐清分手主因一樣,都不再重要了,
這也成了日後本是無神論的我,
如同睡前刷牙一般的習慣或慣性吧!(潛意識裡覺得:或許可以藉由主的力量,將你我拉得近一些些。)

在美國的你,好嗎?
和我一樣在睡前禱告嗎?
身旁...有人替代了我的位子嗎??
一樣會為了她的身體而牽腸掛肚吧??
是不是也曾和我一樣為了給她溫暖而受涼發燒呢?
還喜歡在早上洗完澡後,兩人一起沐浴在DKNY Be Delicious 的淡香裡嗎?........

唉~怎麼辦~還是放不下~

今夜的禱詞:
親愛的主啊!我所敬愛的主啊!請賜給我力量,把自己從過去的苦痛中-掙脫,從困頓中解脫。
阿門。感謝主。

也許這是你移交給我最後一個寶物與依靠。
有一天,希望我能由內而外的生出力氣,
大聲的說:重生,真好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