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。

忘了何時開始憎恨起秋天,有到如此恨意濃烈的程度嗎?實在無解矣。卻無法細細估算其中的份量、尺度,憶起你曾說過的話:『女人心海底針』--多變詭譎、捉摸不定。而我卻也無以辯駁、反擊。好多次我根本也無法自我解析得透徹,那些有關我的任一情緒。

夏天的腳步隨著一個又一個颱風的大肆破壞後,一步步走遠。我就開始懼怕,恐懼著天氣的驟變,尤其那迫近傍晚的向陽,雲層的堆疊累積,壓低的該有的明亮,提前感受被黑暗勢力吞噬的無力,腦子就開始不受控的胡思亂想,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發汗,背脊感到一陣又一陣的發涼,頭皮一波又一波的發麻,一切的一切都失控了起來。

我開始在租賃的二十坪套房裡,不停地翻箱倒篋著,在找什麼嗎?我也不知。一種莫可名狀的魔力,趨動著我的身體與心神,想藉由失控的翻找中得到一種釋放?一種轉移?一種救贖.....

打開一個箱子,土黃色的箱子上用藍色麥克筆寫下"冬衣與配件",然後,一件一件的攤開在鋪著波斯地毯的地上,再一一重新折好,歸位。又搬出了一個用紅色奇異筆寫著易碎物品的白色箱子,原來是大學時期,一度愛上陶藝與琉璃,花了許多時間、金錢去培養出的興趣,自從921的教訓後,我學會要把作品寶貝們收藏得宜,現在每個作品仍被細心的用過時的衣物及報紙包裹著,每層間舖著碎紙機絞碎的細紙團,讓每個心血都能靜默地在箱子裡好好收納。

最後,我從床底下,吃力的托出一個沈重的長木箱子,淡淡的檜木香氣,是當初你最鍾愛的,原木原色原味的自然路線,也成了我的最愛之一。邊用銳利的小刀劃開封箱口的膠膜,邊蒐羅著對這口箱子的微弱記憶,幾是不可考的回憶,就如同上面累積出可觀的灰塵般,箱子上了封箱膠膜來封住,記憶也如同上了一道封鎖的咒語般,灰暗、陰霾。抖落塵埃,開啟封箱後,記憶如打翻的百寶盒般,一一重新著上了色彩、斷了線索的回憶,就如同一場稍微褪了色的小電影般,重回螢幕。

原來是從前的蒐集,一瓶又一瓶,搖晃稍止的液體裡,有各色各樣的形態,溼淋淋的、蒼白的有點變了型的你那修長的右手,指甲卻在溼潤的福馬林裡,繼續生長,左手還是一樣缺了無名指,因為你的負心,戴上別人的戒。強健的腿部肌肉,是以往一早,我們一同去附近的公園晨跑及週末激烈的性愛所訓練出來的,現在看起來倒是太過殘白,找一天幫你做個日光浴吧!或是採買紅外線助曬器來幫你維持你最愛的可可色的美味皮膚色澤。花了半小時,凝視你完美的頭顱,五官清秀的臉,至今仍是我的最愛,黝黑發亮的墨髮,下次再幫你修剪,想要什麼髮型呢?再從夢裡告訴我吧!一時找不到你的睪丸和陰莖,啊~很抱歉,自從看到你和a女b女c女d女e女f女g女.....開始不安份的棄守我們曾許下的諾言後,我也勸自己不要心軟了,用利刃將它們俐落地割下後,放在數個便當混和的雜菜飯食中,公園裡的流浪狗可好好的飽餐一頓,也算是對你的一種小小逞罰。

不要背信你曾許下過的承諾,因為我不曾忘記。不要對別的女人多付出額外不必要的感情,更不要以為可以偷吃得很高明,當然不要以為你可以離開我,我不要,我不要,我不要你離開我,我不要你背離我,我不要你用冷冷的目光看著我,我不要你收回你所有的熱情與關心,我不要你不乖,我不要你貪心,我不要你不夠專心...我不要  不要  不要......

從五年前的初秋,你無可救藥的背叛,點燃我的怨懟、憤恨,從那一天起你就在我床底下,好乖,好安靜,好聽話,好專心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