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0253655.jpg 的寶貝們....你們在我心裡就像是一朵朵原野中奮力綻放的小白花,即使花苞小小的,沒有嬌艷絕倫的色彩,但那是你們用盡力氣與生命能量所做最大的釋放,我覺得,那是全世界、全宇宙、全銀河最最最美的花兒。愛你們很愛很愛唷~



熟悉我多一點的朋友,大概會有九成的人覺得我很龜毛,除了處女座的天性外,有太多我無法追究及深探的源由,那多如牛毛的規矩和堅持,一直到讀大學時,才被指明道破,甚至被列為「怪咖」的行列,是活了二十幾年的當時,幾近難消化的宣告,卻又無法反駁的無奈;但近年來又發現,其實在這些規則背後,我發現我也很沒原則,有時是為了維持表現的和平,但大多數時間,是我尚能忍受,或不想多做爭論,以及我的頭腦想罷工,只想慢吞吞地發懶。

我的忍受度很有彈性,對孩子更是,目前的工作遇到許多可歸類於「不幸兒童少年」,沈睡的母性突然很輕易的被挑起,且一發不可收拾........

我承認我是個偏心的社工員,我的孩子中,從D槽的照片數量就可看出,我對那孩子的喜好程度,和孩子面對面時的應對,那些讓我徹底融化的可人兒們,即使做了一些小壞事,我仍喜歡得無可復加,似乎在挑戰我的忍耐力及包容力的極限,但我似乎也沒有真的被徹底激怒過,只能說,我很幸運,也很幸福,孩子們實在也很貼心,給這個二光老師很大的面子。

我對他們的眼淚.....沒輒,擁抱著小小軟柔的身軀,撫著輕輕抽氣的背,口中念念有詞地給予無止盡的秀秀,即使衣服被眼淚鼻涕口水弄得亂七八糟,我仍無法生氣或不耐煩,想起那麼小的孩子離家,寄住在陌生人家,小小年紀的人生卻大風大浪地不得平靜,很難不蒙生心疼與感傷,總會想著是否還能做些什麼,給這個孩子心理破了的那個洞口,一點一滴地補上柔軟的彩虹黏土,為他們的新人生創造一個新的氣象與感受。

於是,我的孩子多半和我算親,有時他們會做出一些無禮的行為,我卻不以為是不該,因為我不是個敏感遠見者,我仍私心的想保留他們一點小任性的機會,所以我寵溺著他們,給他們柔聲或搞笑式的制止,很少大小聲、壞臉色。

我不知道這樣到底好或不好,就像前幾天有個朋友問:你覺得你會是怎麼樣的媽媽?我其實也不太能說個明白、或是做出精準的大預測,因為再還沒有遇上前,所有的變數都是有可能的影響因素。

我突然想起前些年我和古爸在進行一些觀念上的爭辯時,古爸突然說:「我倒是要看看你以後教出來的孩子會不會變壞!」

被自己的爸爸定位在「不會教」,甚至會教出「罪犯」、「社會敗類」.....,因孩子的娘觀念偏差、原則擺盪不明,教出來的孩子必定在古爸的標準裡,會是個讓人不敢領教且不及格的孫子。

當時我沒有多加爭辯,因為我尚未生養過孩子,但目前看我的小朋友一一爬在我的肩膀及頭頂上,我開始反省,也許老爸說的不無可能,嗯~我要小心了!

但被孩子全心信任依靠的感覺,真好~

我要再加油一點!除了有溫暖度,也要長出好的教育腦子,讓我的孩子們一一受益!Go~!~fighting!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馬行空古咕咕 的頭像
天馬行空古咕咕

海豚咕咕的叨念隨筆

天馬行空古咕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